前内政部长李鸿源 出书谈苗栗大埔案

Photo from Flickr by Jonathan Feng

面对一个站在国家高度认为必须存在,对土地却可能造成无可弥补伤害的计画,我们要如何明智对待?要用什幺样的标準来衡量,做出明确的判断?我认为最终还是要回到科学论证。政治虽是众人之事,但更需要专业支撑。

从省政府到进入行政院,我必须大胆地说,政府并没有学到教训。二○一一年,我到公共工程委员会担任主委,当时正是苗栗大埔案引发轩然大波之际。有次在週四的院会上,国科会(现为科技部)报告说明大埔农民经过安抚,原则上没有问题。

这时,我举起手。

我说,我是新来的,所以大埔事件的前因后果,我并不清楚。但我只想问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到底台湾需要多少个科学园区?每个县市都需要一个科学园区吗?」

说完后,整个院会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人有答案。我接着说,我们二、三十个部长坐在这里,没有人可以说服自己,台湾需要多少个科学园区,「我们凭什幺去圈地,以致造成一堆民怨?」因为不关我的业务,我也只能点到为止。

没有科学论证,没有专业支撑的政策,无法说服人民接受。我到内政部后,看到这样的政策矛盾仍不停在上演。

我上任后,看到内政部忙着解决两大问题,第一是台北的高房价,让年轻人和中低收入户在台北没有办法生存,在行政院的政策指示下,营建署忙着在大台北找地盖合宜住宅(社会住宅),希望年轻人在台北能有一席之地,住得起房。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当时还在内政部的社会司(现在卫福部)永远在忙着解决老人安养、隔代教养和新住民等议题,以及各式各样因为城乡差距不断扩大之下所衍生的新难题。

这看来是不相干的两个问题,答案却只有一个,因为人口过度集中到都会地区,尤其是大台北。

日据时代刚结束的大台北,人口只有一百万,现在已经扩张到八百万人。过去我在台北县(现为新北市)服务时,最常开的玩笑是台北县的云林人,比现在住在云林的人还要多。因为人口过度集中,衍生出高房价、交通壅塞、水汙染、空气汙染,以及淹水、缺水等现象;乡下却见不到年轻人,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台北,既是人口集中区,也是政经中心,等同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从物价、房价到生活环境、生活品质来看,台北都不应该塞这幺多人⋯⋯我深深感受到,台湾不能再陷入小仓鼠般的滚轮命运,现在,或许就是改变的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