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找不到人‧上诉庭撤案‧许金德自由(布城)中国少年许剑煌溺毙泳池命案,控方针对3名企图谋杀罪名不成立的被告无罪释放提出上诉,却因案件关键人物拿督许金德多次缺庭,下落不明,上诉庭深感不满,今日(週四,9月2日)裁决撤销逮捕令,以及撤销总检察署对许金德所提出的上诉案件。这意味着上诉庭维持高庭的原判,许金德恢复自由身。以拿督苏里雅迪、拿督哈沙拉及拿督阿莫玛鲁组成的上诉庭三司原订于週四上午听审许剑煌命案上诉案,惟控方代表依萨尤索夫副检察司告诉法庭,许金德至今依然下落不明,控方无法查探其下落,更无法呈交逮捕令予对方。法官苏里雅迪对此局面表不满,表明此案已因许金德多次缺庭而多次展延案件。维持高庭原判法官询问控方是否有发出逮捕令予许金德,主控官依萨尤索夫表示,控方曾对许金德发出超过3次逮捕令,惟对方从未现身。许金德自被判表罪不成立当庭获释后就下落不明,以致控方在上诉时,都无法传召他出庭。上诉庭于去年8月24日发出逮捕令,惟许金德仍多次缺庭。法官苏里雅表示此案已展延多时,控方一是甚幺都没有做,或是控方也无法为此案做些甚幺,因此他宣布撤销对许金德的逮捕令及上诉案。控方将持续针对另两名答辩人莱斯迪及莫哈末纳吉提出上诉。两人于週四在代表律师哥宾星的陪同下出庭聆听审讯。哥宾星在庭上表示,他将法院下一次聆审案件时,提出两项申请。法院随后择订于11月1日聆听此案。曾要求接受方淑精宣誓书第1及第3答辩人代表律师哥宾星指出,他于较早前向法庭提出两项申请,即要求法庭接受中国女子方淑精的宣誓书及撤销控方的上诉。依据方淑精的宣誓书指出,她当时身在案发现场,是案件的目击证人,因此辩方要求法庭接受后者通过宣誓书方式作出的口供,作为案件的新证据。他指出,第2项申请是,控方所提出的上诉申请是滥用法庭程序,因此要求控方撤销其两名当事人的控状。他声称,辩方提出第2项要求主要因素是控方在案中从未传召方淑精及案件另一证人女佣德拉瓦蒂出庭供证,而这两人都是案件中的关键证人。“控方在进行审讯时都会传召德拉瓦蒂,但却从未让她真正出庭作证。”针对此项说法,控方在答覆宣誓书中声称,控方担心证人德拉瓦蒂的状况不能承受盘问的压力,因此才未让她出庭。证人方淑精未被传召许剑煌溺毙案疑点重重,案中有案。住在被告许金德家里的中国籍重要证人方淑精从未被传召上庭,就突然被遣返回国。两年后,她于2007年4月突然现身北京召开记者会,声称不会指证前老闆许金德与许剑煌的死有关。方淑精在北京现身时,不接受媒体的访问,只宣读一份公证书。她在公证书自述声称,她在被扣期间饱受惊吓,2004年10月因逾期逗留大马,被判监禁10个月,刑满后遣送回国。她说,回国后,她在家乡饱受压力和歧视,甚至好几个月东躲西藏不敢回家。两年后,适逢许剑煌案上诉期间,她突然现身北京,声称是忍不住要站出来说真相。在这之前,《》直击许剑煌在福建莆田的家乡时,拍摄到被指控方“已经失蹤”的女证人在当地出现的照片。随后,方淑精才现身召开记者会。林立迎:上诉庭有权撤案执业律师林立迎指出,为了避免浪费法庭的时间及人力资源,上诉庭有权撤销总检察署提出的上诉。不过,一旦控方再度掌握许金德的行蹤后,可再次向上诉庭提出上诉程序,而且没有期限。也是泗岩沫区国会议员的林立迎告诉《》,这已不是国内第一宗因找不到被告的下落,而导致案件因此获允撤销的案例。他举例,国内着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也是因为弃保潜逃,获得法庭宣判让他获得释放;另一名涉嫌向许金德友人索取高达100万令吉贿金的巴生滨海华人协会主席陈学璋,也在保释期满后3度没向反贪局报到,结果其贿赂案件也暂时获得撤销。“这对法庭而言,其实是好事。至少不会浪费法庭的时间,法庭无需因为找不到被告,而不停地过堂、展延案件,然后再择日审讯。”惟案件撤销后,不代表检控署就不能再对付有关被告。林立迎披露,根据大马司法制度,刑事罪的控诉程序是没有期限,一旦后者成功追蹤有关被告的行蹤后,即能重新提出控诉。“上诉庭是根据司法程序作出上述决定,但不代表许金德可以‘逃过一劫’。只要许金德一回国,他就会被对付。他坦承,最近几年,国内确实常发生疑犯或被告弃保潜逃的事件。弃保潜逃其实已算“逃犯”,除非他们拥有足够的金钱势力,长期在外国生活,否则他一回国,还是得面对现实。案展逾12次许金德自在高庭获判无罪释放后即下落不明。自上诉至今(9月2日),已被展延超过12次。控方是在许金德第4度缺庭后,即在上诉庭取得逮捕令,通缉许金德。上诉庭较后在7月20日续审,许金德第11次缺庭,控方因此寻求国际刑警的协助,寻求许金德的下落。本案在週四再度开庭,仍不见许金德蹤影,上诉庭因此宣判撤销检控团对他的上诉。疑呈假医药证明遭通缉许金德多次缺庭,并曾通过代表律师向上诉庭提呈一份中国深圳市罗湖区莲塘医院的医药证明书,作为缺庭的理由和证明。不过,《》于2007年直击深圳揭发医院根本没有这个病人,控方展开调查后证实报导属实,因此发出逮捕令。许金德在的审讯,通过代表律师向上诉庭提呈医药证明书,指本身住院两週接受心脏病及高血压的检查及治疗。《》于同年12月1日的直击深圳报导指出,许金德通过律师提呈予上诉庭“疾病诊断证明书”的医院,在誌期10月25日之前后,无论是住院的病人或门诊部,都没有一个叫许金德或来自马来西亚病人的记录。控方依据报导展开调查,并向上诉庭提呈国际刑警的一份报告书,指国际刑警经过调查后,发现中国深圳市罗湖区莲塘医院并没有名叫许金德的马来西亚籍病人,此院也没有发出病假单给许金德的记录。控方怀疑许金德提呈的病假单,因为院方已经证实没有这名病人,而移民局也没有许金德的出境记录。因此,上诉庭于对4度缺庭的许金德发出逮捕令。许剑煌父亲也失联许剑煌的父亲许金来曾9次来大马为儿讨公道,并获得巴生滨海华人协会主席陈学璋协助安排和筹款资助他。没料到事态演变成案中案,陈学璋涉嫌向许金德收取百万贿金及事后失蹤,依靠陈学璋联络和安排的许金来也因此与马来西亚各界失去联繫。《》曾于2005年前往许剑煌在中国福建蒲田的家乡採访其家人,包括母亲方琼英。许金来后来为了谋生而离乡背井到其他城市工作,并与《》保持联繫,但如今他的联络号码已经无法接通。《》4赴中国查真相2005年10月9月27日,《》特派到许剑煌在福建莆田的家乡,採访他的父母许金来和方琼英,并拍摄到“失蹤证人”方淑精在厚峰村的老家出入,震惊四方。,方淑精在北京召开记者会,《》特派记者到现场採访。但方淑精拒绝接受传媒的任何提问,留下更多疑团。,《》到深圳罗湖区莲塘医院门诊部查询,发现许金德根本没有入住莲塘医院的记录。这项发现引起总检察署的关注,通过国际刑警展开调查。,《》联同许金来再次飞到深圳罗湖区莲塘医院查证,并受到院长廖晋常及综合诊所主任程可新的接待,院方证实,同年10月1日至11月26日此院未曾入住过名叫许金德的马来西亚籍公民,院长也发出证明书,以供大马警方及法庭作为审讯中国少年许剑煌命案的呈堂证物。莲塘医院也将针对有人利用此院名誉伪造假病例表事件向罗湖区卫生局作出投报,以让当局採取进一步行动,包括向公安局投报,以让公安局介入调查此案,避免此院名誉受到损害。【缺庭案例】陈学璋‧保释期3度没报到根据反贪局的调查报告,巴生滨海华人协会主席陈学璋(57岁)向“中国少年许剑煌溺毙案”中的第一被告许金德的友人,索取高达100万令吉的贿赂金,以作为被告解决此案民事诉讼的代价。反贪局接获投报后,于到加埔路一哩半一间俱乐部逮捕陈学璋,当时陈学璋正向投报者收取首期50万令吉支票。较后,陈学璋在5月15日和20日2度被带上法庭申请延扣,直至24日共扣留了11天,才得以付2万令吉保释外出。他于同年6月2日、16日及20日的保释期满后,3度没向反贪局报到,警方已发出逮捕令追缉陈学璋,并也向国际刑警求助。早前,陈学璋宣称人在中国,买不到机票才无法返国到反贪污局报到,但移民厅并没有他的出境记录,因此警方怀疑涉陈学璋目前还在大马。陈学璋除了面对涉贪的指控外,警方也急晤他协助调查前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拿督郑敬保疑有人买兇暗杀的案件。拉惹柏特拉‧屡缺庭获法官假释被控刑事诽谤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及煽动的知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因迟迟不现身,法庭因此被迫宣判让他获得释放。拉惹柏特拉在去年4月弃保潜逃,担任其担保人的妻子玛丽娜也不知所终。警方无法将传票交给拉惹柏特拉,法庭曾因此多次过堂及展延案件,而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最后以假释暂缓案件审讯。现年60岁的拉惹柏特拉在被控上法庭,他被指触犯刑事法典500条文,即刑事诽谤时任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阿都阿兹布容中校及他的妻子诺哈雅蒂哈山中校。你知道吗?寄养堂伯家许剑煌毙命泳池来马求学的中国少年许剑煌寄养在堂伯许金德的住家,结果被发现陈尸在许金德洋楼泳池内。拥有拿督勋衔的股票行董事许金德、前保镖莱斯迪和莫哈末纳吉,被控于晚上11时至9月27日凌晨3时30分之间,在安邦路附近的孟光路洋楼,存有共同意图谋杀当时14岁的许剑煌。吉隆坡高庭于宣判3名被告表面罪名不成立,并在无需出庭答辩下当庭释放。高庭法官拿督阿都卡迪当时说,控方案件出现许多没有解决的疑点及没有答案的疑问。他指出,控方没有传召许多重要证人,一些证人甚至已失蹤。他并指控方虽然传召39名证人供证,但他们不能给予直接证据证明如何犯下罪行。‧2010.09.02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