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市场和频繁交易,基本上是普通散户的最典型特徵。甚至可以这样说,只要能避免这两种愚蠢的行为,长期来看就有希望战胜大多数人了。

几乎所有的投资大师都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忠告:

第一,不要预测市场。

第二,不要频繁交易。

证券分析之父葛拉汉曾说:「我在华尔街六十多年的经验中发现,没有人能成功地预测股市变化。」巴菲特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够预测市场走势的人。」彼得•林区说:「不要妄想预测一年或两年后的股市走势,根本不可能。」

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和现代资本理论的创始人、投资大师费雪(Philip A. Fisher),在1929年的一次演讲中对当时的市场做出如下评价:「股票价格看起来已经达到了一个永久性平稳的高水準。」就在他演讲之后的两个星期,股票市场进入了美国证券历史上最着名的经济大恐慌,接下来的三年市场都陷在恐怖的崩盘和直线跳水中。这次与事实相距甚远并且损失惨重的预测,让这位投资大师的声望受到了打击,儘管费雪曾经成功地预测到了1920年代早期的牛市。

2008年3月中下旬,当市场展开反弹浪后,亚洲股神李兆基对市场感到颇为乐观,并认为在4月前指数可以进一步升至27,000点。结果是香港恆生指数在5月5日上涨到26,387点后,便进入了新一轮的调整。而2008年的最低点是多少呢?11,015点,也就是说,距离李兆基表示后市乐观的4月的收盘点位25,755点,后面还有57.23%的下跌。

索罗斯(George Soros)1987年预见到日本股市进入泡沫化,因此在华尔街评论上发表观点,认为美国股市将坚挺,而日本股市将崩盘。结果日本股市一直涨到了1989年,而美国股市却发生了崩盘。此役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当年损失了32%。有趣的是,如果放长时间来看,索罗斯的判断完全正确。但做空不但要求方向正确,还要求在预订的时间内发生。这正是做空者最大的挑战。

我猜想,之所以对预测市场乐此不疲的人,大多数都是因为确实对某个时期的市场猜得很準,由此感觉到自己「找到了真谛」。好吧,市场上也确实有不少因为一两次準确的预测而名声大噪的人,但如果你愿意将他们五年中所有的预测都列印出来然后对照走势,你肯定会发现他们预测的準确率低得惊人。我一直认为那些迷恋市场走势预测的人,都有严重的自恋情结。不幸的是大多数人对此非常追捧,而且预测的週期愈短就愈受追捧。我惊讶地发现,最受追捧的市场预测者已经精确到了下一分钟市场的走势了。我不能100%的否认天才的存在,但我可以肯定一点:每天有这幺多的天才出现,这肯定是一个让智商正常和神志清醒的人难以理解的现象。

那幺预测具体公司的股价走势是不是容易些呢?说到对公司的了解,没有人比老闆更有发言权,对吧?那幺我们看看一些案例:2009年长江实业(00001,HK)董事局主席李嘉诚连续7次增持长江实业达342.9万股,合计约3.39亿港元,几次增持的平均价格约为98港元。那幺作为精明过人的亚洲首富的李嘉诚,他对自己公司的大手笔增持是否远远胜过普通投资者的判断?在其增持后,长江实业最低跌到过55港元,也就是说,距离李嘉诚自己购买的平均价98港元下跌幅度为43.8%。

需要澄清的是,不要预测股市是指不要将自己的投资压宝在股市某一具体时间内的具体走势,而不代表可以对股市的方向完全没有判断。做投资就是判断未来,某种程度上对股市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判断是不可避免的。但成功的投资不会将宝压在对股市的精确判断上,投资面向的核心只有一个:资产的性价比。对市场的大致观点对了固然好,错了也不影响对资产长期价值的衡量和判断,这是投资者与市场预测者最根本的差别。

看更多《胜出》

预测市场股市投资判断走势李嘉诚索罗斯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